• 你们有这样的亲戚吗?

    我堂姊,是个怪人,看到亲戚不会打招呼,他们一家,因为我大伯(就是她老爸)很爱赌博,所以家都败掉了,他们现在跟我阿嬷住一起,除了婶婶比较热情,大伯就只会赌博,说话都说一些五四三,

    还有个堂哥,很少话,但最怪的还是我堂姊,有亲戚来都不会说声阿姨好还是什幺的,就自己在那边看电视,还会自言自语,不然就是看到我,就说越来越高了喔!然后就走了,每天都待在自己的房间,

    常常跟我堂哥打架,现在堂哥搬出去了,比较少回来,所以也没了,堂姊高职毕业后,就没唸书了,也没去工作,不然就是做没多久就没做了,她的脾气很不好,常常在骂三字经,我弟有一次不小心踩到她的脚,她就骂三字经,骂的很难听,

    她智商绝对没有问题,但个性就是怪,可能以前小时候常被我大伯打吧!她看到我大伯都会很听话,不然就又要被打了,神奇的是前两年她结婚了,任谁都不敢相信,而且对方是小开耶!两人还说什幺天注定两人会在一起的,

    我去吃喜酒的时候,也很惊讶,对方长的很帅,后来没多久就离婚了,听说是我堂姊不习惯那边的住所,什幺她都不习惯就对了,她宁愿回来窝在她自己的房间,我们这些亲戚听了后,直摇头,不知道该说什幺~

    大家都说怪人一个,我堂姊长得也还好,算普通,身材以前比较肉肉,现在也比较瘦了,外表看起来是正常人,其实个性怪的要命,不过她对我还不错,因为我小时候是给我阿嬷带的,妈妈说要省保姆钱,

    所以有比较长时间相处,我知道只要不要说到什幺话刺激到她就好相处,有一次我和爸妈一起回来看阿嬷,我们就在客厅聊天,妈就说:「你没去看一下你堂姊,你们不是很久没见面了(台语)」婶婶就说:「你不用綵她(台语)」我家族都用台语讲话,接下来请各位切换一下语言,

    我还是去看我堂姊了,她房间在二楼,她房间是那种用木板隔出的一个空间,不知道大大有没有看过,有门,但是为了怕不透风,所以没有全部封起来,就是说大块木板把它定在地板,让它立起来,但是木板高度还是不到天花板,大概只有七八分高度,留个空隙可以让空气流通,

    另外一边在用另一块木板隔起来,两块木板成垂直,这样就变成一间房间了,另外的两边就是墙壁,我一去她还是一样自己锁在房间也不知道做什幺,跟钟楼怪人一样,但我又不敢敲她的门,等等又挨骂,

    这时我听到里面有声音,但不清楚,不是很大声,于是基于我的好奇心,我就搬了椅子过来,在拿短板凳,又加一堆厚书,从木板上的空缝偷看,因为我很害怕,所以我先是探头,然后发现没有被骂的声音,才确定没被发现,

    才慢慢把头往上升,看到我心脏差点跳出来,差点叫出来,我一手抓住木板,一手呜住嘴巴,闭气,我又慢慢把头往上探,堂姊正坐在床边,没穿裤子,双腿打开呈M字型,一手撑开阴唇,另一手用中指插入,

    我心里直喊Oh~my god!真是奇景,没想到怪堂姊,也会自慰,我看她把衣服往上拉,没穿奶罩,奶头都挺起来了,看的我下面也挺起来了,堂姊没颳阴毛的习惯,爱液沾湿了她的阴毛,暗色的阴唇内有红通通的阴肉,

    看堂姊的表情很enjoy,我不敢打扰到她,我也不敢不看她,这样的堂姊实在太有魅力了,披头散髮,撩人的美胸,可爱的阴唇,真是让我看到发火,不时的发出呻吟声,真是可以拍成电影[呻吟少女]了,

    我把我的鸡巴掏出来,此时已经变成美国大香肠了,我不停的猛套,因为太激烈,一不小心摇到下面的书,我整个人啪的一声,掉下来!里面立刻传出一个声音:「干!死因仔!看三小~」然后堂姊开门出来,好像要扁人了,

    下面传来婶婶的声音:「楼定勒冲三?发生虾咪代计?」堂姊往下喊:「没代计!」让堂姊看到我的糗像,美国香肠还挂在外面没人买,我以为要被堂姊殴打了,没想到她没说什幺,又回房间,但这次没关门,

    我就站在门边看,她看着我气愤愤的说:「要进来就进来,不要站在那(台语)」我进去后,堂姊:「门关喔好」堂姊又说:「干!你刚刚看丢三?」我无辜的说:「谋啊!」
    堂姊:「干!害爱看!不会回家看林老母A喔!」

    这时候,我也不知道发什幺神经,就回了一句:「李A!咖好看~」我讲完后我才后悔,我心想要被打了,没想到堂姊说:「干林娘!要看吼李看咖无A!」她居然全身脱光,吓了我一跳,还笑着说:「武好看谋~」我直直点头,

    又说:「好啦!去旁边看,我要继续爽啊~(台语)」没想到堂姊居然用词这幺大胆,我坐到床的另一角,死盯着她的身体看,当时我穿短裤,龟头微微的露出裤头,她就说:「李继续啊!」我大胆的掏出鸡巴,开始打手枪,

    而堂姊一边自慰一边看我打手枪,她笑着说:「李五想要插看卖A谋~」我心想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,这怎幺可能,但我还是点头,没想到她说:「干!林北不后李插勒!」我本来满怀期待,又落空了,

    心里蛮干的,但是能这样看着堂姊打手枪,我已经心满意足了,我尻了半天,尻不出来,也许太紧张,堂姊才说:「好啦!好李插看卖A~」我心跳超快,超兴奋的,我站起来走到她前面,弯下去,

    她用手把阴唇给拨开,说:「是这个洞喔!卖插不对唷!」我也知道,看着堂姊的粉红色洞穴,里面一环一环的肉壁,一张一合的等着我,我龟头碰到她阴唇的时候,她阴唇还含不太下,我还是慢慢的用挤的进去,慢慢的插入,

    那种感觉只有爽而已,溼热的肉壁团团包住,等我全部都插入,龟头也碰到子宫颈了,我们真是天生一对,我们两人都不动,享受此刻的激情,堂姊发出了性感的呻吟声,后来是我双手撑住床,然后开始前后抽插,堂姊也把双腿勾住我的臀部,

    两人合力的活塞运动,逼的我们汗珠连连,堂姊的阴道实在太舒服了,一不小心都会射出,我每次都狠狠的忍住,最后还是不太敢动,堂姊好像看出我的想法,就破语说:「没关係!今天是安全期啦!要射就射吧!(台语)」

    我放心的狂抽狂送,堂姊也打断了伦理的理念,大声的喊出来:「啊…啊…爽…爽死了…啊啊…妈啊…啊…啊…咖轻一点…啊啊…不行了…啊…太…太舒服了…啊啊……啊…啊……啊啊…啊…太…太爽了……啊………(台语)」

    我说嘘~太大声会吵到下面的人,堂姊似乎不在乎,一样叫的很大声,她就是这种天不怕地不怕只要我喜欢有什幺不可以的人,但是我会怕啊!在逼不得以的情况下,我使劲全力,没多久就射进她的子宫里,

    堂姊还在享受的时候就结束了,当她回神的时候就大骂:「干林娘!不吼干A!这幺快就谋啊!」我心里骂说都是谁害的啊!但看刚刚堂姊的表情,我就觉得在干妳一万遍我都愿意,好浪!虽然被骂,但心里觉得甜甜的,

    堂姊拿卫生纸擦点精液后,说:「要不要试看买另外一康?」我吓一跳,要玩肛交?我迟疑了一下,堂姊说:「我刚刚才棒玩赛!屁股擦的很乾净!」我超想试的,以前就想了,但是没人肯给我机会,此时我就满口答应,而且不会像刚刚那样,

    堂姊主动翻身过来,把屁股给翘高,呈了狗趴式,诱人的臀部,雪白的肌肤,豪大的屁股,每一样都是一等一的极品,我软掉的鸡巴,又像灌肠一样,活过来,虽然堂姊说她的屁眼很乾净,但我还是拿起卫生纸擦了一下,然后堂姊拿了一瓶润滑油给我,不知道她从哪边买来的,

    我就把我的鸡巴涂满了润滑液,在把她的肛门涂抹,用手指伸进去把里面也涂抹,然后我扶住她的臀部,慢慢的把鸡巴放入,实在比阴道难进多了,我刚在试的时候,堂姊还不断在骂三字经,但是她知道进去后就会很爽,

    于是也没阻止,加了许多润滑油,又试了好几次,终于革命成功,顺利的放进去,堂姊说不要放太进去,不然会弄到直肠,我也不懂这种东西,反正就照她说的那样,我快速的抽干起来,

    屁股比阴道紧多了,超爽的,我大胆的拍打堂姊的雪白的屁股,也许是她不常出门吧!所以才养成这种雪白的肌肤,我打她的屁股的时候,她还会骂我三字经,那种骂是快乐的骂,她越骂我越爽,总觉得把她征服在我的鸡巴下,

    我更是努力的干她,啪!啪!啪!肉体撞击的声音,渣!渣!渣!淫水彭派的声音,「啊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啊…爽……臭机掰…….啊啊…干!…啊……」蕩女淫叫的声音,整间房间充满淫秽的气息,

    堂姊的屁股实在有够翘,还可以看到股沟,葫芦型的臀部,最吸引人,背部的曲线也是让人难以忘怀,豪壮的胸部不停的前后摆甩,我最后忍不住射了进去,把全部不道德的精液都给了堂姊,我趴在她身上,她的背上流了好多汗,但都是香的,

    两人清理完毕后,我才发现刚刚门没有锁,要是这时候谁进来的话,我们就死定了,但也因为这样才让我觉得刚刚的性爱真是超刺激的,我爱我堂姊。 完

    猜你喜欢

    返回首页   |    返回顶部   |    商务合作

    百度地图 360地图 RSS订阅 搜狗地图

    Copyright © 2020 --99视频精品国产在线视频,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,国产亚洲精品俞拍视频

    請勿長時間觀看影視,註意保護視力並預防近視,合理安排時間,享受健康生活。